51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1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4 21:26:4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些年,这件事虽然对我的生活没造成太大影响,但是我腿上经常会出现淤血,得去针灸治疗。还有很多重体力活我干不了,稍微站久了腿会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起未来,张杰说,“我的心愿了了,现在只想把生活转到正轨,该工作工作,该创业创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到那个录像很激动,找了这么多年,终于找到了。当时我问民警,能不能让我见见牛某娜,民警没有答应,称还要继续调查。但是我实在忍不住,因为我是本地人,能看出视频拍摄的大概位置,所以我就自己去找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些年因为那件事,我想法也发生了改变。女儿6岁时,我便带着她去练跆拳道,以后她也能保护自己,遇到危险时不至于那么慌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1996年事发到现在,我的治疗费大概花了2万多。被扎的那4刀,最深的一个伤口是8厘米,4个刀伤加起来长达14.5厘米。当时因为对医疗知识不了解,加上着急出院,就落下了一些病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到2018年终于有了线索。那年的12月24日,我再次到开封市公安局两岸分局询问案情进展,两天后他们重新把我的档案调出来了,我也配合补充了一些线索。2019年3月底,两岸分局让我去看一个执法记录仪的录像,关于我救的那个女孩牛某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案发时我是开封市第一印刷厂职工,2001年下岗后,到交警队当临时工,负责修理交通设施。2006年我自己开了一个家具专卖店,一直做到2015年,我妈妈突然生病了,我不得不放下生意,带她四处看病,照顾她的饮食起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也还会帮助人,做一些好事,但是不会再“莽撞”了。有一次坐汽车去郑州,半路上来两个人,一胖一瘦,大概20多岁,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一个被报纸包着的长东西,这两人和我一样坐到最后一排。汽车颠簸,报纸被顶破,我瞄到那是一把长匕首。他们休息了几分钟,其中一人往前走,开始偷搭在靠垫上的衣服里的钱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时间长了,除了身上的伤口,谁也无法证明他是见义勇为。有人认为他不是能在关键时刻与歹徒搏斗的人,说他编故事骗人,同事经常拿他的伤口开玩笑,嘲笑他,甚至连父亲也开始怀疑,“到底是见义勇为,还是跟流氓打架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6年4月21日下午,当时我上夜班,白天休息我经常去开封市大梁路那片玩儿,走到顺天大厦上二楼时,有个女孩慌慌张张地跑到我面前说,她和同伴被一群流氓骚扰,不让她们走。这个女孩让我帮助她们,当时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,就问:“在哪个地方?”她说:“你跟着我来吧。”